移風易俗戰疫情喪事簡辦“不添亂”

核心提示: 2月9日,云陽街道石城村小馬甲村村民馬召川的母親離世了,按照村里的習俗,他原本要辦一場大規模的喪事,宴請親朋好友以及全村的村民,但考慮到疫情因素,并且村干部也上門進行了勸導,于是他果斷決定一切從簡。

本報訊(記者 賀麗華)“現在是疫情防控的關鍵期,我們不能給村里添亂,不能給政府添亂。”2月9日,云陽街道石城村小馬甲村村民馬召川的母親離世了,按照村里的習俗,他原本要辦一場大規模的喪事,宴請親朋好友以及全村的村民,但考慮到疫情因素,并且村干部也上門進行了勸導,于是他果斷決定一切從簡。

12日下午,剛料理完母親后事的馬召川看起來精神狀態還算不錯,臉上并未見明顯的疲憊感,他坦言,如果正常操辦,他和妻子恐怕此刻已經累癱在床上了,“這一點不夸張,就拿籌備宴席來說,如果不是疫情期間,在母親離世的第二天晚上和第三天中午,我們都需要招呼十幾桌親友以及二三十桌村民,總共加起來至少七十多桌。”

采訪時,馬召川對記者說,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他在家里一直都有關注相關情況,村里也時刻宣傳要求村民不外出、不聚集,所以在母親離世時,他第一時間就聯系了村里的干部。而當村干部立即趕到他家里后,也是再三強調喪事必須簡辦,于是他和家人商量了一番,果斷決定取消所有的宴席,除了必須請來幫忙的幾個人,就只有自家人送母親出殯。“許多親友得知我母親離世后趕來吊唁,但都是匆匆祭拜一下就離開了,而且過程中每個人都戴著口罩。”馬召川說道,“其實在此之前我們就已經做了許多準備工作,比如母親今年89歲,按照習俗,離世后需要給每位客人準備壽碗,但因為宴席取消,所以買來的碗現在都只能放在家里,不過,這些在我們看來都沒什么,在這種特殊時期,大家的安全最重要。”

事實上,對于喪事簡辦的做法,即便不是在這疫情的特殊時期,馬召川也非常支持,在他看來,這不管是給主人家還是村里那些并不沾親帶故的村民,都省去了很多麻煩,“因為我們村的習俗比較特殊,一家辦喪事,全村每家每戶都得到場吊唁,實在是打擾了太多人,可能有些人心里還會有怨言,但其實這對主人家來說又何嘗不是負擔。”

馬國良是馬召川所在的小馬甲村劉甲組的村民小組長,他在談及村里的舊習俗時也是一臉無奈,他認為,全國各地都在提倡喪事簡辦,村里的老做法確實該改一改了。“曾經我也多次試圖勸導村民,希望取消村里喪事大辦的做法,其實大部分村民心里都是贊成的,但還是有一些人看重面子喜歡攀比,導致一直沒能推行成功。”馬國良對記者說道,喪事大辦的做法固然熱鬧,但與此同時也增加了主人家的負擔,比如馬召川這次簡單地操辦喪事,前后開支總共一萬多元,但如果換作平時,僅宴席就得花費七八萬元,“隨著現在獨生子女越來越多,如果村里的舊習俗不改,那將來后輩們的壓力會非常大,尤其是一些人在生前患了重病,原本家里為其看病已經花去了很多錢,如果在離世后還要再大辦喪事,無疑更加重了他們的經濟負擔。”馬國良表示,馬召川的做法在村里其實起到了很好的帶頭作用,希望今后村民都能效仿,本著生前盡孝、喪事簡辦的理念,避免鋪張浪費,一切由繁化簡。

 

責任編輯:王淵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头彩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