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榮皋:山水情翰墨志

核心提示: 剛剛過去的兩天對大多數人來說也許與平日無異,但對于楊榮皋而言卻有著特殊的意義。

本報記者 束麗娜

楊榮皋

眾人觀展

記者 麗娜 攝

 

剛剛過去的兩天對大多數人來說也許與平日無異,但對于楊榮皋而言卻有著特殊的意義。12月23日,他的個人書畫展在位于開發區御瓏灣北側的丹陽市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文化基地正式開幕,為期6天。

1942年,楊榮皋出生在丹陽城區,從小便喜歡繪畫的他在17歲時考取了南京藝術學院附中,與當今國內一批作品賣出大價錢的書畫名家是同學。1962年,南京藝術學院附中停辦,楊榮皋為了生計選擇回到家鄉的電影院從事廣告宣傳工作,懷著對書畫藝術的熱愛,工作之余的楊榮皋始終常握畫筆。

“中國寫意水墨畫,重寫意、尚筆墨情趣,用酣暢的水墨來書寫對藝術的感悟,以求取得‘水暈墨章’而‘如兼五彩’的獨特藝術效果,這種表現形式古往今來都吸引著無數藝術追隨者,我也是其中的一員。”楊榮皋認為,水墨畫是中國畫的最高境界。因此,原先學習各類畫種的他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就開始專攻水墨畫,他說要用水墨來書寫自己心中的山川之壯美,造化之靈秀。

旁人常說,畫水墨山水畫比較便捷,一瓶墨汁,一張宣紙,一盆清水即可。殊不知,令水墨在生宣上滲化,把山川、峰巒、云水在水墨里融為一體,使其產生中國畫特有的水墨韻味,用豐富變換的水墨來表現這多彩的大自然,以期達到不用色彩、勝似色彩的效果,這對書畫創作者的考驗不可謂不大。在創作水墨畫的初期,楊榮皋尤其對石濤的作品進行了研究,他喜歡其天真、質樸、率真的藝術風格,他認為這是畫家的一種心靈的表達。同時,他也對山水畫大師黃賓虹的作品作了具體的分析,他崇敬黃賓虹先生那種渾厚的風格,特別欣賞他的水與墨的交融千變萬化中所產生的藝術效果。“有人將水墨畫的創作過程稱為‘筆墨游戲’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作水墨山水畫,是將昔日所有、夢中所見、心中所思皆溶于筆墨之上,構思和意境會隨著墨色在宣紙上的滲化而改變,就像在變幻莫測的水墨中做游戲,時有不可知的因素,在這變換中捕捉、加工、提煉,其中有迷茫、沮喪,更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和快樂。”楊榮皋將這個過程稱為“藝術創作”,也是其生活的樂趣。

因為現實生活需面臨的經濟壓力,楊榮皋的水墨畫旅程有一段時間是停滯的,直到2002年后,他才重拾畫筆,心無旁騖地專心水墨畫的創作。四年前,楊榮皋跟隨書畫名家丁觀加前往美國科羅拉多大峽谷寫生半月,歸來后畫風又隨之一變。

“榮皋始終追求著在山勢結構下的水墨變化,水墨滲透有層次,經年累月,狂風吹盡,始見金沙。”這是丁觀加對楊榮皋水墨畫作品的評價。在他看來,楊榮皋充分發揮了水墨在整個創作中的靈魂作用,掌握了最基本的準則并最大限度地發揮水墨的特質。“畫重蒼潤,蒼是筆力,潤是墨彩,筆墨功深,氣韻生動”(1953年賓虹先生自題山水小品),除此以外,楊榮皋的水墨山水畫的另一特點便是線條運用自然、流暢而不圓滑,有的淡墨運用得恰到好處,《云山聽瀑圖》《山居圖》《蜀江云山圖》《峽江圖》《春江帆影》等均為水墨山水畫的代表性佳作。

近幾年,由丁觀加先生推薦,楊榮皋進入了北京書畫圈,參加中國國際文化傳播中心和中國書畫藝術委員會組織的活動。他的水墨畫很快引起了北京書畫界的關注。他的畫作被中國書畫藝術委員會和中國愛心工作委員會收藏,部分作品還被轉贈捐助貧困地區教育事業的慈善人士收藏。數件佳作被北京有關機構和藏家收藏。2011年,他還擔任了中國書畫藝術委員會委員,該委員會主辦的《文化》期刊還對楊榮皋的書畫藝術作了專題介紹,使楊榮皋作品的影響力在京城迅速提高。

此次展出的70余幅作品是楊榮皋幾十年來對水墨畫藝術的探索與實現,他認為,真正的繪畫創作,是一種虔誠的苦行,苦心志、勞筋骨。

記者仔細瀏覽展廳里的每一幅作品,品味揮灑在宣紙上的一筆一畫,試圖感受楊榮皋在歲月中經歷過的洗禮。也許如今的楊榮皋在別人看來早已是頗具特色、別具一格的書畫家,但他卻堅定地表示:在書畫藝術的路上,自己仍是需要繼續學習、創新求變的“學生”。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头彩娱乐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