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特稿 | 南京六祭 和平六章

核心提示: 足可慰藉的是,這份劇痛不再像82年前那樣寒冷、羸弱和無助。自2014年以來的每一個12月13日,愛好和平的人士相聚在這座城市,以國家的名義,用最深的情意。因為,這個日子擁有姓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巍巍金陵,鐘山花雨。

歲月奔騰,時光不腐。

82年過去了,12月13日,每當上午十點的警報劃破天空,南京依然會劇痛襲來。

足可慰藉的是,這份劇痛不再像82年前那樣寒冷、羸弱和無助。自2014年以來的每一個12月13日,愛好和平的人士相聚在這座城市,以國家的名義,用最深的情意。因為,這個日子擁有姓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逝者往已,永駐人心,這是一個民族的人道正義。

生者前行,瞻望未來,這是國家予民眾的光明與希望。

12月13日,南京是黑白的。六年來,簡潔、莊重、肅穆的儀式如期進行。黨和國家領導人親自出席。習近平總書記參加了第一次、第四次公祭,這是1937年以來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的最高級別憑吊。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介紹,國家公祭儀式,從開始到結束不到半個小時,時間不長,流程簡潔,相對固化,意在反復訴求,不斷加深記憶。公祭,既是國家意志的表達,又是儀式化的教育形式,我們通過這個儀式,來構建對歷史的記憶。

我們看到,公祭的符號學系統,形成了向遇難者憑吊的莊嚴禮制。

上午十點的防空警報。行駛中的車輛就地???,鳴笛致哀?;疖囌?,所有火車頭拉響鳴笛聲。凄厲巨響如警鐘,如號角,如哭泣……

默哀一分鐘。這一分鐘被寫入2018年12月13日開始實施的《南京市國家公祭保障條例》,法規強制性規定,這一分鐘,歡笑停止,工作暫緩,學習暫停,全體默哀……

記者 范俊彥 攝

公祭鼎。由習近平與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代表夏淑琴老人共同揭幕的公祭鼎,高1.65米、重2014公斤,永久設立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集會廣場上,160字銘文記敘了南京大屠殺史實和國家公祭日的設立。

青少年宣讀。南京一中每年派出與紀念年份相同數字的學生,朗誦南京詩人馮亦同撰寫的《和平宣言》。今年的領誦者是高二(11)班的崔自鑫,2002年12月13日生。他說,這是南京孩子的使命擔當。

和平撞鐘。每一記撞擊,傳導“勿忘歷史、捍衛和平”的祈愿。曾參與2017年撞鐘的南京晨光集團總裝測試部特級技師王南石說,時光流淌,并不能抹去歷史烙在中華兒女心中的傷痛,教訓和警醒將永遠沉淀在我們靈魂深處。

“我們家沒有清明節,從不燒紙祭祖。”屠城慘象在常志強老人內心留下的傷痛,連子女都難體會。

82年前,胸口被刺傷的母親,掙扎著給2歲的弟弟喂了最后一口奶死去,父親和四個弟弟被槍殺,姐姐被奸殺。9歲的常志強驚嚇過度,昏死過去,僥幸活下來。

國家公祭日的設立,讓老人心緒紓解。2014年12月13日,常志強一家十余口,集中在他位于長江邊燕子磯附近的家中,第一次正式祭奠大屠殺中逝去的親人,祭臺背景上大書兩個字:“思念”。

這不僅僅是一個家庭的思念。12月8日,位于南京鬧市區五臺山體育中心內的遇難同胞叢葬地前,從揚州來的普通一家在墓前獻上一束菊花。母親何女士說:“公祭日馬上就要到了,學校老師給學生講過有關南京大屠殺的史實,正好女兒雙休到南京上課,我們就帶她到這里憑吊遇難者,實地感受一下。”從年頭到年尾,南京17處南京大屠殺叢葬地,總有不斷的鮮花,總有本地的市民、不知來自何處的遠行人,到這里默默站立、鞠躬。

記者 劉莉 攝

這不僅僅是一個國家的記憶。2015年10月9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南京大屠殺檔案”入選“世界記憶名錄”,使南京大屠殺從中國記憶上升為世界記憶,成為全球共同的世界遺產。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原館長朱成山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規范程序,把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記憶回歸到它本來的位置上,它不只是南京一城一地的悲,也不僅是中國一個國家的痛,而應永留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讓人們去悲憫、去喚醒良知與人性,徹底遠離戰爭,世代捍衛和平。

2003年,全年參觀者63萬人次;2004年免費開放后114萬人次;國家公祭五年來,每年參觀人數800多萬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已成很多外地人來寧后不能不去的地方。

劉建華 攝 視覺江蘇網供圖

趕在第六次公祭日籌備閉館前,記者到館內采訪觀眾。人流如織。

從徐州來的邵奶奶姐弟倆來看展。“老百姓遭殃??!”79歲的邵奶奶一進展館,眼淚就止不住,“我的小叔叔就是被日本人殺害的。我下次要把孫女帶來看。”

在介紹國際友人的展區,劉小姐獨自一人凝神觀看。劉小姐當天一早坐高鐵從上海來南京,專程參觀紀念館。“一直想來這里震撼一下自己的心靈。施暴者比想象中還要殘忍,人性與人性的差距怎么這么大,回去以后我要看一看《拉貝日記》。”

甄先生全家一行6人來自廣西,來紀念館是早就定好的重要行程,“我對這段歷史有了解,但是不如現場觀展感受強烈,我想建議同事們都來看一看,要懂得國家的歷史,珍惜現在的生活。”

記者 劉霞 攝

國家公祭日之外,紀念館364天的日常工作,核心是教育。“對史料進行再翻譯、再整理、再傳播,使之大眾化為國民記憶,走到人心里。”張建軍說。

國家公祭儀式指向“三個緬懷”:南京大屠殺的無辜死難者,所有慘遭日本侵略者殺戮的死難同胞,為抗戰勝利獻出生命的革命先烈和民族英雄。紀念館對原先定位進行了擴大延伸。

2015年,建“三個必勝”展區,以“正義必勝、和平必勝、人民必勝”主題,用1100余幅圖片、6000余件文物等展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的歷史。

2015年12月1日,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開館,這里是亞洲規模較大、保存較為完整的日軍“慰安所”舊址之一。

2017年,改造基本陳列《南京大屠殺史實展》。截至2019年11月,已經有1500多萬觀眾參觀展覽。

12月13日,邵子平、陳憲中、姜國鎮三位平均年齡78歲的老人,將向紀念館捐贈馬吉影像翻錄“1寸盤”,使關于南京大屠殺的動態記錄更加豐富。

南京大屠殺發生82年來,特別是最近30多年來,發掘、考證、堅守這段史實的腳步從未停止過。

目前,紀念館內收藏(抗戰類)珍貴文物6300余件,藏品史料18萬余件;還有包括200多位日本侵華老兵、近3000份大屠殺幸存者的證言資料,以及來自美、德、丹麥等第三方的大量史料證據。

記者 萬程鵬 攝

遺址遺跡是記憶的地標。紀念館遇難者名單墻俗稱“哭墻”,鐫刻著遇難者名字。相較于1995年“哭墻”剛建時近3000個遇難者姓名,如今“哭墻”的名單已增加了7000多個,這是對歷史真相無聲而有力的證言。

周萬榮,最新確認并鐫刻上哭墻的第10665個名字。12月3日,周萬榮的女兒陶秀華帶著兒子從蘇州來參加家祭。1937年南京大屠殺期間,陶秀華的父親和好多同胞一起被日軍抓走。10歲的陶秀華和小妹從熱河路一路追到挹江門。父親周萬榮遠遠扭過頭說“丫頭,快帶小妹回去吧”。82年前的那一扭頭,就成了永別。

12月4日、5日,95歲的胡信佳、91歲的金茂芝接連離世。截至2019年12月11日,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會登記在冊在世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只剩78人。

傳承的重任,已經落在第二代甚至第三代肩上。12月8日,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后代傳承記憶行動發布,截至11月,“協會”共收集82位幸存者家庭的761位幸存者后代信息登記表及幸存者后代家譜。幸存者二代葛鳳瑾說:今后,我們要延續父親走過的路,做一名和平使者,盡自己的綿薄之力傳播南京大屠殺歷史真相,讓更多的人銘記歷史,珍惜當下,面向未來。

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會會長張連紅說,幸存者后代與幸存者朝夕相處,對戰爭創傷體驗更有“切膚之痛”,這一特殊身份,在傳承南京大屠殺記憶的過程中,作用不可取代。

記者 劉莉 攝

南京不會忘記。2016年12月12日,江蘇隆重頒發“紫金草國際和平紀念章”,原德國西門子公司駐南京代表、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約翰拉貝等6位國際友人獲得沉甸甸的褒獎與敬意。

南京一直在感恩。2019年7月,紫金草國際和平夏令營邀請國際友人約翰拉貝、約翰馬吉、理查德布萊迪的后代來到南京,追尋家族先人的足跡。與此同時,江蘇原創歌劇《拉貝日記》巡演德國柏林、漢堡和奧地利維也納。奧地利和平和沖突研究院高級研究員Pascal Abb觀劇后說:南京大屠殺不僅是中國歷史,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史的一部分,了解這些歷史教訓是人類的共同任務。

肩負傳播重任,紀念館一直在“行走”。

2016年10月,《共同見證:1937南京大屠殺》史實展在法國岡城進行;2018年6月,南京大屠殺史實展走進白俄羅斯、捷克……展覽以“歐美人士視角”為切入點,以“第三方檔案”為素材,客觀呈現南京大屠殺歷史事實。

習近平總書記說:“和平像陽光一樣溫暖、像雨露一樣滋潤。有了陽光雨露,萬物才能茁壯成長。有了和平穩定,人類才能更好實現自己的夢想。”

和平,是南京這座城市用血淚澆灌的希望之花。銘記歷史與和平建設如一體兩翼,南京正在以制度化、規范化、系統化的方式,形成獨具特色的和平文化。

記者 劉莉 攝

2017年9月,南京成為中國首座、世界第169座國際和平城市。推動國際和平城市建設,寫入了國內首部國家公祭地方法規《南京市國家公祭保障條例》。

以國家公祭為統攬,南京每年都舉辦一系列和平主題活動:“和平許愿墻”簽名悼念活動、“感恩南京國際安全區”冬日徒步尋訪活動、“播撒紫金草種子——寄哀思祈和平”線上線下祭奠活動。南京國際和平海報雙年展進入第二屆,世界各國5432幅作品參與本次“和平與城市”主題評選。

劉建華 攝 視覺江蘇網供圖

和平研究在開拓。重點高端智庫南京大屠殺史與國際和平研究院成立,研究院和南京大學合作,建立了中國第一個和平研究中心及和平學學科。

這些年來,世界范圍內愛好和平的人士,為推動歷史真相的傳播奔走耕耘,可歌可泣。

法國著名油畫家克里斯蒂安帕赫,把他最大尺幅的油畫《暴行》獻給了紀念館。日本友人松岡環,捐贈了30年來所記錄的300多位大屠殺親歷者口述原始影像。加拿大安大略省議會通過議案,將每年的12月13日定為“南京大屠殺紀念日”。

每年約有40萬海外人士來到紀念館。希臘伊拉克利翁市副市長賈蘭希尼說:“南京大屠殺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最殘忍的屠殺行為之一。人類必須從歷史中反思、學習,不再重犯錯誤。”

最質樸的祈愿刻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冥思廳的照壁上:

讓白骨可以入睡,讓冤魂能夠安眠,把屠刀化鑄警鐘,把逝名刻作史鑒,讓孩童不再驚恐,讓母親不再泣嘆,讓戰爭遠離人類,讓和平灑滿人間。

記者 王曉映 劉霞 唐悅 實習生 金亦煒

視頻拍攝 趙宇 剪輯 張琦

責任編輯:湯鵠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头彩娱乐首页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贵州快3全天计划 北京快中彩app 酒类股票推荐股票 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山西 星悦山东麻将 股票配资平台哪家安全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app 2020年彩图图库 云南11选5必赢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