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無聊主播聊天,等同于飛蛾撲火

核心提示: 有新聞報道,寧波一家教育培訓學校的李姓女會計侵占公司資金500余萬元,約200萬資金被用于打賞網絡帥氣男主播。

周竹生

近日,有新聞報道,寧波一家教育培訓學校的李姓女會計侵占公司資金500余萬元,約200萬資金被用于打賞網絡帥氣男主播??吹竭@則報道,馬上想到幾年前我市類似的一件事。同樣是與大額資金打交道的一個男會計,總共挪用一家房地產公司資金890萬元,大部分錢都用于打賞主播,個別主播在網上獲得的打賞超過了150萬元。女會計打賞網絡男主播,男會計打賞網絡女主播,闊綽出手,不知不覺就是幾百萬元,花錢如流水,而且打出去的錢基本上就是打水漂,很難追回來。

這不是個案,類似的瘋狂打賞網絡主播,各地都有,過去有,現在還有,媒體時有報道,舉不勝舉。女會計私吞學費500萬元,打賞男主播花了200萬元,男會計私吞賣房款890萬元,幾乎花光,他倆這么大方,這么情愿,主觀上是癡迷網絡主播,鬼迷心竅,客觀上是他們手里經管著大額資金,而且公司監管不嚴,漏洞很大,饞貓和魚,餓狗和肉骨頭碰在一起,會發生點什么事,不用想也知道。列舉一男一女會計瘋狂打賞網絡主播,目的是借此個案,來瞧一瞧網絡主播是個什么東東。

坦白地說,我是懶得理睬一些撈金的網絡主播的,偶爾在網絡上看到跳出的她(他)們那種輕浮妖艷貪婪的嘴臉直接鄙視。在我心目中認定的主播是國字號,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或者省市臺的主播,比如中央臺主播李梓萌、勞春燕、柴靜、崔永元、撒貝寧,江蘇臺的榮繼敏、趙丹軍,此外還有鳳凰衛視陳曉楠等。他們或者權威,代表官宣,或者睿智,代表見解。

相反一些大肆接受打賞的網絡主播,以主播冠名,我總覺得她(他)們受之有愧,名不副實,甚至有點糟蹋了主播的職業稱號。因為從她(他)們的形象和內容都與國字號的主播無法相提并論,天壤之別差距實在太大。從形象上看,一個高大端莊,一個庸俗低下,從內容上看,一個莊嚴神圣,一個低級趣味。

這類主播其實就是私播。她(他)們往往在一個很密閉狹小見不得人的空間里,依靠一根網絡線、借助一盞燈、一個高清攝像頭、一個聲卡、一個耳麥、一個電容麥、一個監聽耳機、一個吸睛的臉蛋、一個勾魂聲音,好像并不需要申領什么執照,就可以自由開業,就可以通過互聯網把觸角伸向四面八方。

這類主播其實就是亂播。這類主播有一點是名副其實的,就是自主播出,播什么,節目隨意,沒有誰來審定,也沒有誰來監管,想怎么說就怎么說,對方想聽什么就說什么,發嗲的聲音,肉麻的言辭,烏七八糟的內容,那是家常便飯,常規配置。只要你接線上鉤,她(他)們撒下天羅地網,擺下迷魂陣,不管怎么亂,意圖很明確,只為錢。

這類主播其實就是色播。一般而言,對于缺乏起碼免疫力的人來說,在一番眉來眼去拋媚眼,打情罵俏色瞇瞇的竭力挑逗刺激下,基本上是神魂顛倒了,情不自禁了,鬼使神差了,興奮打賞了,鋼镚銀幣金幣應該是丁零當啷響個不停地進入到主播的血盆大口之中了。

上鉤的是一批精神空虛的人。精神空虛的人,花癡的人,仿佛找到了知音,找到了寄托,得到了心靈的慰藉,帶著一疊一疊的鈔票,飛蛾撲火,結果就是如兩位會計一樣,被倩女幽魂勾進了牢獄。

毒害的是一批幼稚年輕的人。年幼無知的未成年人不慎誤入,亂了方寸,昏了腦子,誤入歧途,其后果比過去的癡迷網吧游戲更嚴重。

受累的是一批單位和家里的人。公家的巨款就這樣被送給人家了,送得不明不白,家里的錢就這樣大把大把被孩子花出去了,花得心痛肉疼。追也追不回來,錢損失是大,更大是有可能人廢了。

無聊主播很無聊,千萬不要跟她(他)聊。 

責任編輯:dydaily
相關閱讀: 于飛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头彩娱乐首页